由小编给各位带来程尾生的经典豪门虐情小说《爱你好似美梦一场》,在最近爱你好似美梦一场正式更新了,其中就有人问在哪阅读呢?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爱你好似美梦一场》这本书在哪里可以阅读呢?

大家在【鹦鹉看书】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爱你好似美梦一场)即可阅读全书。

《爱你好似美梦一场》小说简介

有人问她:“程尾生,你有没有后悔爱上傅亦峥?”她说:“没有。”

从来都没有。

那人又问她:“程尾生,你有没有后悔嫁给傅亦峥?”她说:“没有。”

到死也没有。

《爱你好似美梦一场》章节试读

傅亦峥最近都在接洽和蒋先生的合作,程尾生知道这次合作对傅亦峥意义重大。

程尾生牺牲了自己下午的半天假期,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程尾生看过不少合同,甚至自己拟过合同,不过一纸离婚协议书,她却删删改改数十遍都不能满意。

要得多了,她怕傅亦峥骂她贪心。

要得少了,她自己又觉得不甘心。

她欠傅亦峥的债,在她答应傅亦峥结婚应付他家老爷子的时候就一笔勾销。

她这些年替傅亦峥做牛做马,她觉得自己的劳动多多少少值点钱。

最后程尾生定了个自己心理底线的价。

傅亦峥回来的时候,程尾生如同往常一样服务他吃饭。

在吃完饭后,程尾生喊住了要上楼的傅亦峥,“傅亦峥。”

“有事?” “嗯。”

程尾生把拟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他,“蒋先生的要求,我听Linda说了。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字,你现在签完字,我们明天就可以抽时间去民政局。”

傅亦峥没看程尾生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定定地看了程尾生好一会儿后问道:“你觉得我是为了利益会出卖婚姻的人吗?” 程尾生愣了下,笑容很快恢复如常,“你和我的婚姻,不就是答案吗?” …… 在床上被傅亦峥翻来覆去折腾的时候,程尾生一直在思考,她到底说错了哪一句。

难不成傅亦峥娶她不是因为要从他家老爷子手里分点家产? 而是喜欢她? 这样想着,程尾生便这样问了出来。

“傅亦峥,你爱我吗?” 程尾生感觉到傅亦峥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更加猛烈。

结束后,傅亦峥离开了她的身体。

傅亦峥进了卫生间,程尾生顾不得一身狼藉,跪坐在床上发呆。

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程尾生对自己很失望,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忍不住。

明明可以好聚好散,她却偏要多生事端。

傅亦峥从卫生间出来,程尾生还坐在床上发呆。

“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程尾生抬起头,看到傅亦峥微皱的剑眉,叹了口气,“傅亦峥,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你这段时间要么忍,要么去找别人。”

傅亦峥闻言大怒,将程尾生压在身上,“你要我去找别人?程尾生,你可真够大方的,把自己丈夫往别的女人怀里推。”

程尾生皱眉看着傅亦峥,“傅亦峥,我真的很不舒服。”

不只是容易见血的身体,还有千疮百孔的心。

“不舒服?我没把你伺候舒服?” 程尾生烦躁地推开傅亦峥,“嗯,你活太烂。”

若非如此,她这几日为什么连连见血? 程尾生难得的反抗,最后还是被傅亦峥所镇压。

折腾到半夜,傅亦峥才消停。

睡觉之前,傅亦峥对她说:“程尾生,我想睡你,你就得躺下让我睡。”

程尾生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单已经凉透,她起床收拾床单的时候,果不其然又见到了血迹。

程尾生忍不住皱了眉头。

她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第06章:别打我男朋友的主意

程尾生打电话给人事部请了假。

去往医院的时候,程尾生心里满是忐忑。

距离她上一次进医院,已经有八九年的时间。

八九年前,她被自己发疯的母亲砍伤,邻居将血流不止的她送到医院,那种噬心的痛,她现在都还记得。

她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临床的病人换了好几波。

其中有一个病人有着一张姣若春花的脸,还有着公主殿下的脾性。

“亦峥,这病床好脏啊,我不要住在这里!” “我立即让人买新的床单换上。”

“亦峥,这里人好多啊,我不要住在这里!” “医院病房已经满了,只剩这里了。”

“亦峥……” “行吧,我再去帮你问问。”

“亦峥,手术好痛啊,我好怕自己再也看不见你了。”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

照顾着临床病人的男人,长着一张凌厉的脸,却有着最柔软的性子,耐心地哄着他的公主殿下。

那时候全身是伤的程尾生无人照顾,只能撑着残破的身体艰难地自己照顾自己。

她回床的时候,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那个男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后来,那个男人给临床的公主殿下送饭的时候,总会多带一份给她。

公主殿下有些不悦,“亦峥,你干嘛对她那么好?” “她身体不便,顺手帮一把。”

公主殿下本来还想说两句,却在看见她的脸的时候,放下了心,“还好她毁了容,不然我都要怀疑你变心了。”

“怎么会呢?我最爱你了。”

男人说话的时候,亲了亲他的公主殿下。

蒋映雪是傅亦峥的心尖肉,而她不过是傅亦峥一时善心救助的流浪狗。

有一次傅亦峥不在的时候,蒋映雪恶狠狠地警告她,“你长这么丑,别打我男朋友的主意。”

“我没有。”

“别撒谎了,你是不知道你看我男朋友的眼神有多恶心。”

那时候的程尾生认为蒋映雪污蔑自己,满腹委屈。

时隔多年往回看,她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直觉真是准得可怕。

那时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真心,蒋映雪却一眼洞穿。

程尾生到医院的时候,有个满身是血的人从旁边经过。

闻到那人身上的血腥味,程尾生想起了那个逼仄的小租屋,想起了自己母亲举起的菜刀,想起了那刀砍在自己身上的痛楚。

程尾生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肩膀。

还好她母亲神志不清,用的刀背砍她,没能将她的手砍下来。

她的闪躲,激怒了未能得逞的母亲,刀在她脸上划过好几次,血痕一道道绽开,鲜血流了满脸。

程尾生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好整容的效果不错,没有留下太难看的疤。

程尾生深吸了口气,走向窗口排队,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程尾生皱了皱眉,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公事处理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文件,怎么会在这里?